RachelGoswell

远远

已经整整一年了。经历了很痛苦的过程,也能好好的放下他。也接受了新的恋爱。但是再也不能像喜欢他那样使出吃奶的力气了,不是不愿意,而是没有原因的做不到。
前几天,他又来我的梦里了。还是冷冷的样子,一如既往。
最近再循环那首《你还怕大雨吗》。喜欢那句“我过的不是很好,却想问你好吗”。这句听到的都是心酸,泪水和那年的自己。记得去年下大雨的那天晚上。那几天他去体育场训练,我的座位后面空落落的,有几个小时见不到,甚是想念,也只是偷偷的,想念。那天晚下大雨了,他下午照例去训练,没带伞。那天放了晚自习不知道为什么出校门好早,妈妈那天好像也没接我。雨很大,我就举着伞走得好快,走到超市门口不经意往前看了一眼,一个穿着球衣的大男孩在雨里跑,是他。我看到他了,他没看到我。就像我喜欢他,他不喜欢我一样。我们算是擦肩而过吧,他过去之后我回头看,他边跑边用手擦脸上的雨水,他跑的快,几秒钟就看不到了。
我回过头来继续走路。但是突然就一直,一直哭,停不下来。可能是雨太大的原因,雨水打到了我的脸上和眼泪融到一起,用伞努力挡住脸,感觉周围人都看不到我,就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场。在大雨里哭不容易被发现。所以对那天的雨夜印象很深,至今难以忘怀。“谁也舍不得 但要勇敢 让自己放下”改为“我舍不得 但要勇敢 让自己放下”更适合我吧。那个大雨中的男孩,已经在为别人撑伞了,我过的不是很好,却希望他过能的好一些。
晚安了。远远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