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chelGoswell

读完了《浮生六记》,感触挺多,但是拙劣的语言总是让我词不达意。
我眼中的沈复呢,大概是一个身处逆途的游子,小时候与一位女子定下娃娃亲,那女子却在八岁时长逝了。与妻成婚后,父母不悦。后来妻子芸娘也病辞,相继父亲也病故。他便去投奔朋友,与儿子分别时,儿子却泪流不止。四个月后儿子也病亡。他对芸娘用情至深,痴情却不专一。后来也是因为妓喜儿模样与芸娘几分相似,才总去找她。从他的描写来看,芸娘的模样十分可取,瘦不露骨。在他们新婚时,他对她的描写是“,拥入帐中,不知东方之既白”,印象极深。她是温婉可人的女子,美中不足大概只有兔牙了。可惜红颜薄命,留下女儿青君和儿子逢森后,便与世长辞。
“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,亦不可过于情笃。”看完整本书,对这句话印象很深。彼此相仇,是不和睦;过于情笃,一人离开后,另一人必会过度心伤。所以恰到好处的喜欢最是可取,感情里也应该刚刚好。
另外,他在与芸娘相处时,芸娘以礼相待,两人总是相敬如宾。这点也是很欣赏的。也许这便是长情吧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