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chelGoswell

时隔半年

时隔半年,前天晚上我又梦到了他。
还是那个久违的笑容,我们应该是在一家商店里,很嘈杂。
我进去的时候,其实一眼就看到他了,我站得离他远一些,心里小鹿撞门的声音他就不会听到了吧。我在向商店阿姨付钱,感觉到后面有人拽我头发,一回头,那个笑脸正对着我,说“好巧啊,你也在这儿。”我快速地答应了一声就跑出去了,还不知道阿姨找钱没。当时,我应该是脸红了的。好熟悉的感觉啊,像一年前一样,他坐我后面,上课趁老师不注意,偷偷拽我头发,等我回头看他,他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这时候我就会说他“演员”,他有时会竟唱起老薛的《演员》来,有时会继续演下去。有时就是不好意思地笑笑。这些事情他肯定早都忘了,我可能一辈子也忘不了。真希望这样的笑容一直一直在他脸上,不会消失,哪怕再也不是对我。

评论